博客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经过几天的游学,

我们逐渐适应了乡村游学的学习方式,

从生硬逐渐到那么一点点游刃有余,

看看我们最强河流组略有学术性的小结吧。

河流治理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第1小组

导师:谭浩

学生:王思又 蒋智文 杜坤谕 代承彬 冉文骞 王天泽 李仁斌 毛崇安 罗全里 黄宣硕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第2小组

导师:闵冲

学生:马文泽 蔡博文 谷海威 曹嘉铭 谭义薪 杜宇豪 蔡文宇 孙燕黎 黄岚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第3小组

导师:唐世浩

学生:张骋麟 郭骏菁 胡艺 刘佳鑫 邱焕宸 谢梓轩 陈俊豪 刘思彤 宋尹婷 黄彦瑞 刘政枫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开学之际,一场秋雨宣告了重庆漫长酷暑的结束,我们2021届新生来到偏岩地区胜天湖村游学。和楼房林立的城区相比,这里山清水秀,远处的群山层层叠叠,宛然桂林风光,整洁清幽,接待我们的当地人们民风淳朴,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,沿路都能看到很多美院的学长们取景写生。作为对前几届学长们偏岩游学的延续,我们河流治理组今年调研的任务是“怎样让古镇河流重焕新色”,与生态农业组、民宿经济组一起,为终极目标“如何将偏岩乡村建设为知名的旅游生态社区”提供我们角度的建议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我们河流组考场的对象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,可为什么它的名字叫黑水滩河?带着这个疑问,我们走访到上游了解到,以前这里有一个大的采煤场(图中铁轨就是以前运输煤矿的痕迹)因为采矿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煤渣,不断排出脏水,从而污染了河水的纯净度所以导致河流变黑,当地的居民就叫它黑水河。不过5年前,当地政府已令煤厂停运,治理生态环境,发展绿色经济,河流逐渐清澈起来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另外,这里村民都很具有环保意识,都主动将生活垃圾分类放在固定的垃圾站。原来这里有一个公众河流环保组织,在很多地方都致力于河流生态治理。通过我们住处的陈阿姨讲述,其主要负责人余老师几年前来到这里,与当地村委一起,组织众多村民清理河道垃圾,与生活垃圾一道分类处理,保证了河流与村庄的洁净。环保意识已经深深植入当地居民,陈阿姨说她现在都还自觉配合村干部的号召,和邻居们到河中清理枯枝等垃圾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黑水滩和的上游,有一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成的胜天湖水库,这里同样湖面幽静、水质清澈。从水库工作人员了解到,虽然这里是4A级旅游风景区,但是由于是一级水源保护区,是村民们主要的水源,所以水库不适宜养殖和过度旅游。政府禁止在水库周边发展人工养殖行业,就好比小龙虾来讲,它会大量繁殖影响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间破坏生物链,并且会刨土挖坑,造成周边土壤、岩层的松散,对水也有一定的污染。目前水库的主要作用是对下游防洪、农田灌溉、生活用水、发电(微型发电站,日发电约1600千瓦时)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为了更好地了解这条河流,我们还进行了流域内的水文和自然灾害调查。通过资料查找了解到,偏岩地区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,年降水量大约为1200mm,每年的五至十月为雨季。从询问村民得知,每年的5、6月河流量达到最大,水位最高,甚至可淹没岸边的农田和道路,现在游学阶段的9月份水量明显减少,到冬天达到最小。说明黑水滩河流量主要受气候影响,水位变化基本与降水量一致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我们游学阶段的时候河水比较清澈,而通过当地居民口述得知,五六月份水量最大的时候,河中常伴有大量泥沙和石子,显得最为浑浊。河中泥沙来自于哪里呢?我们顺着河流往上游行进途中找到了答案。我们发现在河流沿岸的坡地有农业开垦的现象,还有人为开采、建筑施工等引起的山体裸露的部分。当雨季的时候,流水对坡面的冲刷侵蚀能力特别强,水土流失比较严重,甚至有泥石流、滑坡现象。大量泥沙被坡面径流携带到河中,导致河水浑浊,清澈度较差。说明河流里的含沙量和当地降水、植被覆盖度、农业生产和工程建设等因素有关。不过最近些年,由于大量年轻人迁移到城里,留在当地的老年人也没有过多精力开垦更多土地,他们都积极配合国家退耕还林地补助政策,还能减少水土流失,保证山更绿水更清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在行进途中发现了一座神庙,经地理谭浩导师讲解,竟然和地理知识有联系:在季风气候区,不同年份季风强弱具有不稳定性,导致我国南、北方地区时常发生干旱、洪涝灾害。当东南季风较弱年份,云雨则停留在南方,导致南涝北旱;当东南季风较强年份,云雨很快推移到北方,导致南旱北涝。由此,不稳定性导致旱涝灾害,当地人民以为惹怒了相关神灵,由此才有了建设庙宇与神灵文化的发展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这条幽静美丽的黑水滩河,引起了同学们纷纷下水游玩的兴致。水流清澈,也能找到藏在鹅卵石下的小螃蟹,但是却很少能发现鱼虾。这是为什么呢?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我们来到岸边,看到了两种不一样的稻田,同时也找到了影响河流生物减少的原因。老师说游学的这几天,想起了小时候睡觉还能听见蛙们演奏的交响曲,而现在的乡村夜间却格外宁静。我们采访了几位老农,他们都说自己家的稻田从来不打农药,浇洒的都是动物粪便,自己种来自己吃,特别放心,稻田里还能摸到很多田螺。而旁边大片承包的稻田里,使用的农药、化肥较多,产量要多很多,效益高,但是却找不到青蛙、泥鳅等以前常见的动物了。

原来,农业生产中使用的农药、化肥等化学物质是河水中鱼虾减少的最大杀手!

我们了解一下它们的危害性吧:化肥与农药对水体污染十分严重,由网上资料看来,有害物质不仅由雨水、地下水、水土流失进入河流,还会通过空气传播(雾化农药通过空气进入河流),使得河流里的微生物变少,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鱼虾也逐渐变少。长期大量使用农药对有益的动物不会心慈手软,使食物链被破坏,降低生物多样性;同时显著降低土壤微生物的呼吸作用,微生物数量减少,土壤活性减弱、肥力降低,最后也会影响农作物的产量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行进过程中,我们还发现了某些河段修筑了大量的混泥土堤坝,不仅和秀丽的自然风光大相径庭,还对河流生态系统产生了较大程度的负面影响。人类建设把河流与岸边的自然相互联系所分割,破坏了水流的自然流态,具体表现在:阻断河流,淹没上游土地,改变下游河道的自然规律,变更了区域生态系统的基础,影响了生物的多样性。人类建设影响水流速度,使得流速变缓,导致水中的水温分层,和含氧水平下降,影响了鱼类和水生生物的生长,也改变了河流河道及河口地区的泥沙及营养物质的运输,对水生生物及栖息地产生不利影响;还阻断了鱼和其他生物的的迁移路径,特别对鱼类的繁殖产生了极大的危害!所以这些河段碎石多、泥沙少,水生植物和动物都不多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与此相对比的是,我们在沿岸找到了另外一种加固河岸的方式——条石堆砌与树根结合加固,这样的优势在于石头见留有缝隙,没有完全阻隔水、土壤、生物的联系空间,对自然生态的破坏少。同时生长着更多的植物,植物的根有吸收有害化学物质的功能,对河流有更好的净化功能,并且保持了生物多样性,使河流不那么脆弱,大树的根系也坚固了堤岸。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偏岩地区建设为生态旅游社区是必然的选择:

第一,地处山区,土地分散,不利于大规模机械化生产,根本没有办法和平原地区的农业在成本上竞争,只有发展生态农业,提高质量和价格才有出路;

第二,只有生态农业才能不破坏环境生态,才能支持当地乡村生态特色旅游、民宿等更高附加值的相关产业发展,做到经济、社会、生态效益兼顾;

第三,优良的河流生态环境是青山绿水的保障,是生态农业、乡村生态旅游业的基础,我们在进行经济开发、工程建设的时候,尽量兼顾河流的原生态环境。比如图中石堆引流,利用“狭管效应”的原理增加水流速度,转动水车引水灌溉;也比如用条石取代混泥土加固堤坝;再如效仿都江堰无坝引水的原理预防洪水灾害……

临别偏岩之前,我们很遗憾的得知,公众河流环保组织因为某些原因将会从这里撤走。少了他们的引领和无私工作,也许会对该地区的生态建设带来一些影响。他们的工作需要其他团体和人士来接过旗帜,才能不枉此前大家的共同努力。也许是当地行政单位,也许有社会资助,也许当地居民能自发坚持……

泉源师生已经连续4年来偏岩游学,和当地居民产生了浓厚的情感。通过几天的游学,我们不仅适应了项目式学习的方式,而且还真正理解了生态的涵义和价值,环保意识已经植入到我们内心深处。我们将持续关心偏岩的发展,继承公众河流组织的精神,为该地区建设为知名旅游生态社区献上真诚的建议和策划!

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泉源实验班|2018第四届偏岩游学 Part 4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

始发于微信公众号: 蒲公英泉源教育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